海底捞视频

温馨提示避免翻车请截图保存永久地址:https://about.me/hdl                      


看着老妈不搭理自己,董学斌不由悻悻,踌躇了一会儿,也许是真的怕慧兰生气,也就没敢进芸萱那屋,直接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屋里有点热了,加上身体有些躁动,便脱掉了上衣和裤子,只穿着短裤在那无聊的换着台。

正看着下午车祸新闻的重播呢,浴室里突然传来韩晶的尖叫声,没想太多,董学斌直接冲进了浴室,看到韩晶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着想爬起来。

看到董学斌进来便无力的说道:“快,快扶我起来。”

“怎么搞的?”董学斌走过去扶起韩晶问道。

“腿抽筋,不小心滑倒了。”

董学斌把韩晶扶到马桶上坐下,韩晶背靠着水箱表情很痛苦。

“现在怎么样子?还难受?”董学斌关切的问道,余光却不经意的划过韩晶白皙丰满的身体,停留在那对硕大的丰乳上。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保养的很好,虽然老妈年近五十,但胸部却只是微微下垂,一双美腿下面是白嫩的玉足,腰部略有赘肉,坐在马桶盖上的双腿因抽筋无意识的张开,中间茂密的黑色森林覆盖下神秘的洞穴隐约可见,董学斌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液。

不知道怎么的,董学斌脑中猛然闪现了杨兆德在这这美妙的躯体上肆虐的情景,下体突然居然有了反应。心里一惊,自己怎么可以会有这种想法,这可是自己的老妈啊。定了定神,董学斌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下面却不争气的挺立起来,把短裤支起了帐篷,董学斌只好慢慢蹲下掩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韩晶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赤裸的身体给了自己儿子怎样的刺激,她眼睛微闭,脸上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嘴里轻声呢喃着:“左腿抽筋了,疼。”

董学斌一听,赶紧扫掉自己心中的那股莫名的龌龊,赶紧说:“我给你揉揉。



韩晶微微点了点头,得到了许可的董学斌便蹲在马桶前开始轻轻的按摩着韩晶的小腿。

可能是由于年纪的原因,再加上瞬间滑到和疼痛的关系,韩晶没太注意自己是双腿岔开在马桶的两边,而董学斌却因为刚才那股不知道怎么出现的龌龊念头,也没注意自己竟然蹲在了韩晶的双腿之间。

由于距离太近,韩晶呼出的香气正好喷在了董学斌的头发上,还没反应过来的董学斌下意识的一抬头,便看到韩晶那对因为呼吸而微微颤动的双乳,不足十厘米的距离,董学斌感到只要自己一张嘴就能把那枣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刚才好容易压下去的龌龊念头又不自觉的冒了出来,一股冲动差点就让董学斌把那两团肥肉握在手里好好的揉搓一番。

董学斌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的妈妈冒出这么下流的念头,略微晃了晃脑袋,想把那股冲动赶出自己的大脑,却怎么压不下那股莫名的悸动。

暗自静了静心神,手有些颤抖的抬起韩晶的左腿垫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的按摩着,脑袋也偏了过去,强迫自己不再看到韩晶的双乳,没曾想,侧过头的董学斌却正好看到韩晶黑黑的阴毛下一道肉缝微微张开着,偶尔还能看到里面的嫩肉,此情此景让董学斌一直涨大的肉棒不由的挑了几跳。

妈的,这么没出息。

暗自骂了自己一句。

自从和姜芳芳那两次激情之后,董学斌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碰女人了,回来的路上又发生了和被蒋老师无意识的小暧昧,让董学斌的心火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本来以为今晚可以和慧兰或者芸萱发泄一下,却又因为虞大姐那个电话让他根本不好意思再去找萱姨了,就像韩晶说的,这些天可是关键的日子,万一谢慧兰因为生气再动了胎气,那自己可真就罪无可恕了,可自己知道自己,再不发泄发泄,自己可能真的会爆掉吧。

因为肉棒涨的难受,董学斌便偷偷的把短裤褪下,让自己的肉棒松弛一下,刚一动作,肉棒就直接的跳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因充血而变的如鸡蛋那么大,肉棒上青筋暴涨,像一把久未使用的宝剑在等待着出鞘。

看着自己小弟弟难受的样子,董学斌心里暗想,今天一定要让自己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回。

本想快点结束按摩,回卧室找萱姨泄泻火,韩晶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你怎么蹲着,不难受啊,坐上来吧。”

董学斌抬头一看,韩晶眼睛微微张开,但表情还是那样的无力。

“感觉好点没?”

董学斌有些心虚,没敢直视韩晶的目光。

“小腿还点了,大腿还是麻,再帮我按按。”

“哦。”

董学斌觉得自己嗓子发干,有些说不出话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

“你别蹲着了,怪难受的,坐上来吧。”韩晶向后挪了挪。

坐上去?我怎么坐上去啊?

看着自己已经脱下一半的短裤和傲然挺立的肉棒,董学斌不由的一阵尴尬。

不能犹豫,不然还不被老妈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那样还不如直接撞死在这得了。

好在董学斌急中生智,转过身背向马桶,屁股沿着马桶边往上一点一点的挪,制造出似乎是马桶边沿把短裤刮住的假象,然后董学斌又及时的把短裤提到了股沟出,但前面的肉棒却还是露在外面高高耸立,还好背后的韩晶看不到。

坐在马桶边上,背后能感受到韩晶的体温,“您忍着点,大腿抽筋比较疼。”

董学斌左胳膊夹起韩晶丰满滑嫩的大腿,显然刚才洗澡的时候乳液没有洗干净就摔倒了,右手让她小腿竖直,慢慢的向上滑到她白嫩小脚上,猛地一用力把她的脚掌往前扳,这正是中医按摩里的手法,前阵子那堆中医的书董学斌可没白看。

“啊!”

韩晶惊叫着做了一个让董学斌始料不及的动作,她猛的向前一扑,身体紧紧贴在董学斌的背上,胸前两团肥肉也紧紧压了上去。

真大啊,嗯,弹性也不小,董学斌略微一感叹。

“怎么了?”

“你轻点,疼死我了!”韩晶靠在董学斌背上无力的嗔怪。

“您忍着点,过一会儿就不疼了。”

董学斌继续扳着韩晶的脚掌,每扳一次,韩晶的身体就动一下,没几次董学斌就浑身发烫,刚才勉强压下去的下流念头一下子便涌了上来,填满整个大脑。

管他的,豁出去了。下定决心的董学斌回头说:“好了,您先休息一会儿。”

韩晶的身体软软的从董学斌的背上离开,靠在水箱上闭目养神。

时不再来,董学斌飞快的脱下短裤扔到一边,转过身看到韩晶依然闭着眼睛,定了定神,双手便从韩晶的双腿弯处伸了过去,一用力,直接把韩晶的屁股抬离了马桶盖,然后董学斌直接迎面做过去,把韩晶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肉棒正好顶在韩晶的小腹上。

韩晶猛的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董学斌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也许是感受到了顶在自己小腹上炙热生硬的物体,韩晶低头一看,顿时花容失色。

“你要干什么?”

“妈…”

董学斌一时语塞,但双手却不停的在韩晶的双乳上揉搓,“妈,你奶子真大啊!我杨叔儿可真享受啊!”

“你混蛋!”韩晶不敢大声,可能是怕正在睡觉的谢慧兰和瞿芸萱听见,她是一个很顾及面子的人。

韩晶双手胡乱的拍打在董学斌的背上,“放开我,你个混蛋,我是你妈啊!”

韩晶想挣扎但实在是使不上什么力气,乳房也被董学斌不停的揉捏。

看到韩晶满是泪痕的脸庞,董学斌不由心中一紧,但事到如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妈,你就让我玩一次吧,我一个月都没碰女人了,都憋死我了。”

“你混账,你怎么不去弄你老婆?”

韩晶还在挣扎,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打在董学斌背上的拳头软绵绵的,好像是在挠痒。

“慧兰快生子让我怎么弄啊?妈,求求你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让我干一次吧。”

“那,那就去找芸萱啊。”

“您刚才也说了,这个时候我再去找萱姨,万一让慧兰听见,在动了胎气,那可怎么办啊。”

“可我是你妈啊,让自己的儿子给…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妈……”董学斌一手紧紧搂住韩晶的腰,一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搓着,“让自己的儿子祸害了有什么啊,不就是两个人打了一炮嘛!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被别的男人祸害过。”

韩晶一惊,看着董学斌的脸慌乱的说:“你,你…你怎么知道?”

董学斌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一语中的,心里便更加放肆,“你宁可让别人操,都不管亲生儿子都快憋死了,你……”

“别说了。”韩晶彻底崩溃了,泪流满面,“那是他逼我的,说要让我下岗,那个时候你爸刚没,家里又没钱了,你又在上大学,他是校长,我不敢得罪他,就让他……”

原来老妈还有这么段伤心事,以后非得替老妈讨回公道不可。这么想着,董学斌手也没闲着,直接滑向韩晶的黑森林,手指向肉缝插去。

“别碰那!”韩晶已经无力反抗了,语气近乎绝望,“我是你妈啊……”

见到韩晶不知所措的样子,董学斌继续添火“就一次,就这么一次,咱俩不说没人会知道。”这么说着,董学斌趁韩晶失神,慢慢的抬起她的屁股,龟头对准位置,身体向下一压,整只肉棒便直挺挺的进入了韩晶的身体。

“啊!!!”韩晶的声音似乎绝望,又似乎是希望。

董学斌缓慢的抽插着,韩晶则无力的任由董学斌的猥亵。

几分钟之后,韩晶的身体明显热了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感受到韩晶身体变化的董学斌干的更用力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韩晶就发出了不可抑制的呻吟,“嗯,嗯…”双手紧紧搂着自己的儿子,双腿也夹住了董学斌的腰,身体配合着儿子的动作,淫水也慢慢的流了出来,弄得马桶盖上都是。

一边全力的抽插,董学斌一边说道:“舒服吧?”

韩晶不理他,自顾自的在那呻吟,声音一声大过一声。这时的韩晶红唇微张,娇喘不止,一副享受的样子。

董学斌都看呆了,毕竟身为儿子的他从未见到过韩晶这一面,情不自禁的他把嘴迎上去贴在了韩晶的红唇上,舌头伸进去吸允着。韩晶一愣,但很快也作出回应,母子二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交尾的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韩晶嘴里含糊不清的“嗯,嗯”着,下面已是湿的一塌糊涂,不一会儿,韩晶的阴道内壁一阵收缩,一股灼热的液体便从她的体内喷涌而出,浇在董学斌的龟头上。

高潮后的韩晶无力的靠在水箱上,董学斌也感觉自己快不行了,但又不想这么快结束,便停止了动作,嘴巴在韩晶的脸上亲吻着,“妈你流水了,舒服不?”

韩晶睁开迷离的眼睛,脸上一片绯红,显然对自己刚才的高潮怀有一丝羞耻之心。看到这里,董学斌慢慢的一下一下用力的抽动,每抽动一下都几乎顶到了花心。

韩晶想克制又抑制不住的从嘴里发出啊啊的短促呻吟,艰难的在董学斌耳边低语,“小斌……啊…啊……别弄了……啊…妈受不了了……啊…”

“你倒是舒服了,水都流了一地,可我这还没出来呢。”

“那…啊……那你……啊…快弄出来啊……啊……”

“妈,我出不来啊,你帮帮我啊。”

“啊……我…啊……妈没劲了…啊……别弄了…啊……你……你赶紧插两下就出来了。”

你还真是不禁操啊!这么想着,董学斌故意停止了抽动,“妈,你让我赶紧插什么?”

“就是插,插那里嘛。”

“那里是哪里啊?”

“你…”韩晶抬眼看了儿子一眼,满面春色娇柔无限,“小斌,别折腾妈了,快弄出来吧。”

“您不说,当儿子的哪知道插哪啊?”

韩晶有些幽怨的看着儿子,嘴巴微微撅起,似乎有些生气,但她又知道自己不说出来,自己这个好儿子是不会罢休的,只好低声说:“就是插到我的逼里……”

“插到逼里干什么啊?”董学斌开始得寸进尺了。

“插到逼里……操…”韩晶觉得自己的脸都快滴出血了。

“操谁的逼啊?”董学斌又开始动起来。

“啊……操妈妈的逼…啊……”被董学斌突然的动作搞的自己,韩晶感觉自己已经意乱情迷了。

“谁在操妈妈的逼啊?”

“小斌…好儿子在操妈妈的逼…啊……”

“叫哥哥,叫哥哥就给你来个猛的。”

“好哥哥,好儿子…啊……快操妈妈的逼啊…”

在韩晶一声接一声的长呼短促中,董学斌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用力的顶了几下,阴茎一麻,一股精液从龟头喷薄而出,韩晶则忽然一下紧紧咬住儿子的肩膀。

过了好一会儿,韩晶依然瘫坐在马桶盖上,双腿之间已是一片泥泞。

又过了几分钟,缓过神的韩晶嗔怪的看了董学斌一眼,慢慢的起身在莲蓬头下冲洗身子。

“你怎么还不走?”韩晶看见自己的儿子还坐在马桶盖上看着她。

“干嘛走啊?我还想想有什么事没办。”董学斌一脸坏笑着说。

“什么事没办?”韩晶白了儿子一眼,“我看你该办的都办了。”

一听这暧昧的话语,董学斌立即兴奋了,肉棒又有了感觉,站起身一把搂住韩晶,一起站在莲蓬头下,“我办啥了?不就是把你办了嘛。妈,我刚才是不是干的你特别爽?”

“爽什么爽。”韩晶没好气的说,“连自己的妈都操,我看你这官是当到头了,早晚非进去不可。”

“进哪啊?该不会是你又想我进你的洞了吧?”

“小流氓,小白眼儿狼,小畜生。”韩晶又白了董学斌一眼,眉眼含春,“跟妈说话这么没大没小,早晚被你给气死。”

“这算什么没大没小啊?”董学斌一脸猥琐的表情,搂住韩晶的腰,双手在她硕大的屁股上肆意的揉捏,“妈,刚才我进去的时候发现你里面干的要死,是不是我杨叔儿最近没碰你啊?我一动你又流了那么多,骚死了,是不是想男人了?”

韩晶脸色一片绯红,低头啐了一口,用力的推了推董学斌,“去,去,去,越说越不像话了,让你杨叔儿知道了非得跟你拼命。”

“别介啊,我的好妈妈。”董学斌抱住韩晶,轻轻的按到了墙上,一手在她的左乳上揉捏,嘴在右乳上拼命的吸允,另一只手伸进桃花洞内,里面依然是泥泞不堪,“我杨叔儿怎么会跟我拼命呢,我帮他把他老婆操舒服了,他应该感谢我啊。你看你,里面又湿了。



韩晶转过头不搭理董学斌,但身体的反应却无疑表示自己很享受,呼吸急促,身体发热,尤其是洞里的反应……董学斌知道自己的妈妈应该是很久没被男人调过情了,便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妈,我问你,我是不是比我杨叔儿强啊?”

韩晶一时没反应过来,转过脸正色道:“强什么强,你杨叔儿是正人君子,不像你净干这些下做事。”

“不是这个强啦,我是说……”故意停顿一下,董学斌把右腿伸进韩晶的双腿之间,左手抬起她的右腿,右手扶住自己又一次勃起的肉棒对准桃花洞口,身体用力向上一挺,阴茎便深深的嵌入韩晶的体内。

“啊!”

韩晶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尖叫,激动的浑身打颤。

“你小点声儿,没被男人操过啊!”许是韩晶叫的声音太大了,董学斌怕谢慧兰和瞿芸萱听见,一时有些着急,居然对自己的母亲说出了些许侮辱性的言辞。

“你你…”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生气,韩晶你了半天。

“妈,刚才那次不过瘾,就让我再弄一次吧!”

“你,你还要来……”韩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是不是比我杨叔儿强啊?”一边说着,董学斌一边缓慢而有力的抽动着,每一次抽动韩晶都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

“小点声儿啊您,让慧兰和萱姨听见你这当婆婆的可丢人丢大了啊。”

“啊…还…还不是……因为…因为你……”韩晶声音顿时小了下来,嘴咬住董学斌的肩膀努力的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因为我?因为我操的来劲是吧?咝!妈,你轻点,别那么用力咬,疼死我了。”

“疼死你个小畜生!啊……”韩晶咬着牙说,“脸自己的亲妈都搞!啊……疼死你…啊……”

“哎呦喂!我的亲妈啊!”韩晶咬的真狠,董学斌估计自己肩膀都要被咬出血了。“不是我想要搞你啊,实在是您太诱惑人了刚才,您想想您刚才光着身子,岁数大的看见你恐怕都克制不住吧?别说我这年纪轻轻的了,再说了,这不也证明了我是不阳痿啊,这不好事嘛!”

韩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滚你的去吧,你要是阳痿,慧兰肚子里的,还有纤纤不都成野种了?”

“嘿!我现在不正在操我妈呢吗,只要能操到你,慧兰肚子里的和纤纤是野种也无所谓了。”

“你…啊…你戴绿帽子也…也不怕……啊……”

和自己的亲妈进行这种禁忌的对话让董学斌比吃了伟哥还有劲,在韩晶那幽深的桃花洞内肆意的抽插,滑嫩的肉壁紧紧的裹着小董的肉棒,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肉棒有几次都顶到了花蕊深处,。

“戴个绿帽子算啥啊,我杨叔儿今天不也让我戴了一顶吗?嘿!老妈,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韩晶扭动着身躯似乎想配合董学斌的动作,但在猛烈进攻下已无力动作,只是被动的承受小董对自己肉体的冲撞,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着,“你还说……啊…都…都是你……还…还……啊…快…啊……快…快放开我。”

董学斌以为自己的话让韩晶生气了,便不再言语,自顾的干着,用力却更加猛烈了,母子二人肉体接触时那富有节奏的啪啪声和肉棒进出阴道的咕唧生让整个浴室充满了旖旎的味道。

“啊……啊……”韩晶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呻吟声越来越大,“斌…小斌……快…快停下……我…我受不了了……别…别射在里面……啊……”

“操,我又不是没在你里面射过,你还怕怀孕啊!”看到母亲意乱情迷的样子,董学斌刺激到了极点,脏话和侮辱性的言辞脱口而出,动作也如同牲口一样,次次抽插都富有了强力的冲撞。

“小斌…听…听妈说……嗯……”韩晶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断断续续的说,“妈快…妈快不行了……嗯……你…你…你再弄…再弄妈就控制不住了……嗯……不…嗯……不然…不然慧兰…慧兰和芸萱就…就听见了……嗯…”

董学斌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和老妈的动静有点太大了,便停止了动作,但肉棒还直挺挺的捅在韩晶的两腿之间,不肯服软。

“我还没整够呢,妈,你就忍忍吧,成不?”说着,董学斌又顶了顶。

“小斌!”韩晶几乎是用哀求的口气说,“别弄了啊,万一让慧兰和芸萱知道了,妈可就完了。”

其实董学斌也怕谢慧兰和瞿芸萱知道,但干到一半却怎么也不想就此停下来。

“我这还硬着呢,你让我怎么办啊?”

“你,你,你自己弄出来就行了。”

怎么着,你还想让我打飞机啊?董学斌头脑一热,不顾一切的又顶住了韩晶,发了疯似得开始进攻。

韩晶立即被董学斌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她知道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床声,第一次的时候还能忍住,这次估计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别…别……嗯…嗯……好孩子……嗯…妈求你了…就…嗯…就这次……等…嗯……嗯……等下次…嗯……”

还有下次?

真是个惊喜,董学斌本以为只是偶尔得手,以为老妈以后可能都不会再给自己任何机会了,甚至都不会再搭理自己了,看来居然还可以细水长流啊。

“妈,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还可以……”

韩晶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喃喃道:“快放开我,我……”

必须得到明确的答案,不然以后可能真就没机会了,董学斌又一次有力的冲击,“妈,你说下次怎么样啊?你要是不说明白,我可不停啊。”

也许是知道儿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韩晶用几乎微弱的声音在董学斌耳边说:“下次,下次,让,让你弄个够……”

“真的?”

董学斌闻言大喜,激动的全身一抖,异常的兴奋。

“啊……你…你怎么还……”

不理韩晶嗔怨,董学斌更加用力的顶了几下,然后肉棒一阵抽搐,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争先恐后的冲进了韩晶的花蕊深处。

拔出低头认错的肉棒,董学斌看到白色的精液顺着自己老妈的大腿内侧缓缓下流,韩晶无力的靠着墙壁催促道:“你先出去……”

董学斌不敢怠慢,匆匆冲了冲身体,拿毛巾简单擦了擦便小心翼翼的打开浴室的门往外看,没有异常,看来慧兰和萱姨都没有被惊动。

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一看表,我靠,居然和老妈在浴室折腾了近一个小时。这时肩膀上忽然隐隐作痛,扭头一看,左边肩膀上有三四对牙印。

老妈啊,你可坑苦我了,这要是让慧兰和萱姨发现可怎么办!

半个小时之后,浴室的门发出了轻轻的响动,韩晶从里面小心的走出来,看到董学斌还在沙发上不禁一愣。

“你怎么还没睡?”

董学斌从沙发上瞬间跃起,走到韩晶身边,手从睡衣下摆伸进去,一顿乱摸。

韩晶一惊,用力的推开董学斌,“想死了你,快去睡。”

“你看。”董学斌指了指肩膀上的牙印,“今晚我还真就只能在沙发上凑合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about.me/hdl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